[中級山] 2008/12/14 南北插天山縱走

12/14 從南插天山走到北插天山,全程14小時,從凌晨04:30開始摸黑上山,點著頭燈跟著前人的腳蹤,入夜後,繼續點起頭燈摸黑到18:30終於出小烏來登山口,路上雖淒風苦雨,但不時有蕩氣迴腸的笑聲陪伴,感謝一路好友相隨。本篇內容是日記性質,不算紀錄。

我不想用火箭的梗:來南北插只是來見老朋友的“… 這太濫情

下山之後,窩在便利商店取暖,一起討論剛在山上差點失溫、雨鞋淹水、暴雨肆虐、泥漿打滾、滑下山崖的慘況。總要將自己講的多麼淒涼、晚節不保、不勝唏噓,搭配身上的爛泥、腳上的螞蝗、爛掉的登山鞋,然後大夥相視而笑,換來暖暖的感覺。這種心暖的感覺(雖然身體還是溼冷),正是南北插縱走所帶來的最佳回憶。

我們總愛將狼狽山難般的情緒連結在一起。路上一直罵,下山後又一直講述著自己有多狼狽、有多慘,最好是大難不死。呵呵,我喜歡。

總想嘗試自己的極限在哪裡,但身體的極限又偏偏不那麼容易被試探。這次的試煉行程,原來我也可以14個小時在冷風雨中走著。身體累了,膝蓋爛了,小腿也酸疼了起來,但笑聲依舊可以引誘腦內啡分泌,沒事開開玩笑,用笑聲平復身體疲憊。一路上一直吵著「怎麼辦,我的意志力快用完」的人,絕對走的完。

路上該死的箭竹一直纏住我的登山杖,纏個2.3次也就算了,但他媽的就給我一路纏,我整個火大就用力拉。當然,用力扯只會讓自己更累,畢竟何苦與大自然硬拼呢? (心海羅盤時間)感謝走在後面的阿展、火箭好幾次幫我將登山杖從箭竹中扯出,扯了兩次之後,我不斷告訴自己小心走,千萬別浪費力氣。這就是跟大自然學習生活與人生態度的時候。

中間有一段很該死的箭竹稜線,如果當時沒有雨,霧小一點、風也小一點,再來點陽光,稜線就會變成仙境,那個連綿的箭竹由上往下看好美。原本緊緊跟在小麥與Leo後面,但一走進這段稜線,風大、雨狂、該死的箭竹又很高。因為風大,我必須彎腰才能減少風阻,但彎腰行走就剛好被箭竹「掌嘴」,而不彎腰又必定被風吹到臉麻神經痛。然後我就任性不走了,站在中間選擇要被掌嘴亦或被風吹到臉皮痛(又生氣了)。看著前面的人繼續往前,後面的也沒趕過來,我就站在中間發呆被風吹著,放空一切。聽到後面有聲音後才又繼續往前。

當然,最後還是選擇彎腰,乖乖被掌嘴啦。

大自然沒辦法被征服,我們只能藉由大自然來征服自己,所以我說上山都是快速潔淨心靈的捷徑,走這一趟,口味重了點,肚量大了些。

也希望可以看更遠一點。

 

以上是南插天山的照片,跟下面北插天山登頂照的笑容相差甚遠….

淒風苦雨啊~

下山後在便利商店等另外一隊的隊員(他們從北插走到南插下山,共17小時)。賴在便利商店的地上吹暖氣~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